瑞士联邦是欧洲中南部的多山内陆国,面积41,284平方公里,人口约740万。洛桑市位于瑞士西南部,是瑞士第二语城市,有洛桑高等理工学院、洛桑大学等著名学校。

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法语系本科生朱江月,曾于2006年5月参加北京大学学生国际交流协会(SICA)赴瑞士的交流活动,游历瑞士各大城市。同年8月又以交换生身份,在洛桑大学进行一个学期的法语学习。

朱江月:其实那里的学生也不是很有钱,一般不会去买名表。瑞士的公立大学集中在几个城市,很多人都是到家乡之外的城市求学,父母只给一部分钱,基本上要自力更生,所以大学生都不太宽裕,经常打工赚钱,比如给小孩子当乒乓球教练,或是做学校的图书馆管理员。他们一般戴swatch(瑞士产手表名称——编者注),名表除非是家长或教父作为礼物在特殊日子送给他们。

朱江月:他们平时学习特别刻苦,到了周末就会玩得很High。大部分人每周至少会去一次酒吧,在那里喝酒、跳舞、聊天,或者开车去山上的holiday house(“假日屋”——编者注)玩。他们喜欢滑雪、滑冰,我在那里的校园里没有看到过篮球场。他们好像从来不打网络游戏,上网只限于查邮件、搜索和浏览信息,也许是更喜欢享受现实的生活和面对面的交流吧。他们的电子产品比如手机都比较破,但是他们不太在乎这些。有一点让我很诧异,就是男生、女生都喜欢抽烟,女生抽得更凶,有时觉得他们的生活有点颓废。

朱江月:可能因为瑞士太富有,他们一直生活得高枕无忧,就没什么斗志了吧。瑞士贫富差距不大,乡村的房子都是很新很好的。那里人口少,移民也限制得紧,年轻人的就业机会很多,竞争不像中国这么激烈,所以他们更多的是想怎么享受生活。

我在洛桑大学加入了一个社团,叫AIESEC(国际经济商学学生协会),这个协会北大也有。要加入北大的AIESEC,需要经过3轮面试,他们那里却是什么人都能参加。我当时跟他们说在中国基本是最优秀的学生才能进这个社团,他们就觉得很奇怪。中国学生想去海外实习很困难,但瑞士学生几乎想去就可以去。跟中国的年轻人比起来,他们没有那么大的抱负和动力。

中国青年报:据说瑞士的教育经费在政府预算中比重很大,瑞士大学的教育质量高,是这样吗?

朱江月:那里的大学硬件设施特别好。教学楼楼道里有很多苹果电脑,可以随便用。图书馆很大,馆藏很丰富。瑞士有两所联邦大学,一个在洛桑,一个在苏黎世,这两个学校的教学质量特别好。洛桑的叫洛桑高等理工学院,是爱因斯坦的母校,相当于中国的清华。那里的科技设备特别发达,大屏幕的苹果机摆满了教室,有很多高科技实验室,在楼道里都有智能机器人的展示。

瑞士是没有高考的,想去哪个大学第一年都可以去,没有任何限制,但一学年过后有一个考试,淘汰率大概为50%。很多人第一年就被淘汰了,不过还有一次机会再读一年大一,或是转专业,但如果学年考试还是不能通过就必须换大学了。瑞士的大学是三年制,第一年入学时可能有600个人学这个专业,到大三时可能只有200个人能拿到文凭。

在瑞士,大家不太注重分数,因为能毕业就很不容易了,只要顺利拿到大学的文凭就已经是社会的精英了,比如从洛桑高工毕业的学生可以去任何技术性的大公司。虽然入学不设限制,但学生们也不一定都往最好的大学扎堆儿,也要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学习能力。如果在哪个大学都过不了考试就不能读大学了,直接去工作或者去技术类的学校。瑞士的职业院校比较多,比如洛桑的酒店管理类学校是世界著名的,一般是有钱人家的子弟去读。

中国青年报:有人说“瑞士之所以成为瑞士,是因为有些德意志人不愿做德国人;有些法兰西人不愿做法国人;有些意大利人不愿做意大利人。于是这些人一起成了瑞士人。”你在瑞士有没有感觉到那里的多元文化?

朱江月:瑞士有四大语区,罗曼拉丁语区、法语区、德语区和意大利语区。这几大区之间确实有一些文化差异。德语区的硬件设备非常先进,所有的公交车都是新的,道路也非常干净,那里的人比较像德国人,严谨、守时、很有礼貌,在移民政策上比较保守。意大利语区在南部,靠近意大利,气候较温暖,风景很好,有一些热带植物。法语区的移民比较多,有些公交车比较破旧,他们比较像法国人,浪漫、自由,有一点点法兰西的高傲,对移民比较宽容。

瑞士人有共同的民族特性,就是很友好,很懂得尊重别人。感觉他们因为很富裕,不担心别的国家对它造成威胁,对于政治,对于其他国家的事情,都不太关心。

朱江月:干净、安静、安全。瑞士人非常友好,走在路上不认识的人也会和你打招呼。去书店和超市,陌生人也会很礼貌地冲你笑,告诉你怎么走。我有个同学有一次坐公交车没带零钱,瑞士人还帮他找零钱。瑞士汽车很多,道路也不宽,但是不怎么拥堵,车主都很彬彬有礼。我们第一次去瑞士,过马路时觉得很受礼遇。瑞士没有红绿灯,只有人行道。走人行道时,那些名牌车隔很远就开始减速,给我们让行。在瑞士,行人永远是最重要、最受保护的人,交通事故很少。

朱江月:瑞士比较殷实的家庭在山上都有别墅,圣诞节和新年时会去那里度假,住一个月左右。新年时,我跟那里的朋友在铁力士山上的别墅住了两天,吃了他们那里最有名的奶酪火锅,那是一个和中国火锅差不多的锅,里面煮着奶酪,等奶酪融化了,就拿一根长签子,插着面包,在锅里搅拌,蘸奶酪来吃。女主人很细心,在火锅里还放了些梨来消除奶酪的甜腻。在新年零点之前,瑞士的家庭会在自家阳台上放烟花,政府也会在小镇的中心放烟花,不过规模都不大。白天我也跟着他们去滑雪,下山的时候坐着那种类似小雪橇的推车,从山腰“唰”一下滑到了山底,挺好玩的。

凡本网注明来源: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青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onveyglobal.com/,欧国联瑞士

发表评论